发起脾气就失控、找亲妈发泄?有个负能量的母亲有多可怕……

发布日期:2024-02-24 06:03    点击次数:176

01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原生家庭比一般的家庭争吵要多,主要是母亲性格暴躁、控制欲强,近些年每年过年都大小吵不断、不得安宁。然而随着自己长大,才越发认识到问题严重性,以及做好原生家庭切割的必要性。

父母在我小学时离异,父亲公务员工作在我们当地体面稳定但不宽裕,为人性格温和,但在我的成长中缺席。母亲性格强势,再婚后成为家庭主妇,生活的关注点放在了我一个人身上。继父就是普通职员,收入不算多但稳定。

我一直都知道母亲养育我不容易,所以从小认真学习,连辅导班也没怎么上 一直读到985研究生毕业,毕业后留在一线城市工作,开始反哺家庭(刚工作不久就逢年过节都会给家人红包,有时是生活补贴)。

亲戚公认我是同龄人中最“懂事”的,可我妈对我从来没有彻底满意过。近些年 她的情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,时不时因小事大发雷霆 几乎是把对生活的不满 全部宣泄给了家人。

母亲年轻时是舞蹈老师。长相漂亮,追求者多,架不住我爸软磨硬泡追求,早早就结了婚,在不具备成熟婚姻观和教育理念的时候就生下了我。

后来 逐渐意识到和我父亲真的性格不合适,带着我离了婚,多年后再婚。

自从母亲离婚,她的性格开始变得暴躁易怒,喜怒无常,时常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把我骂得狗血淋头。

我对读书时在家的记忆,就是她开心时给我变着法儿做好吃的、带我去商场买漂亮裙子;而心情不好时,可以因一点小事而狂训斥我,骂完就摔门进房间 开始冷暴力。

一旦顶嘴,接连而来的就是咬牙切齿地骂“白眼狼”、“你知不知道我当初离婚为了争你抚养权损失了多少多少钱”、“真是蠢,蠢得跟猪一样”…边骂还会边问你知道错没有,并且最后的收尾 一定得是我去道歉 卑微哄她,甚至逼过我下跪道歉……那个时候我才上初中,至今,在她冷暴力下我吓得发抖不敢出房门的状态还历历在目。

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,就不再赘述。总之,触怒母亲的点,可能是当时还在上学的我,房间收拾不够整洁,也可能是哪一句话让她不顺心。但当时我总给自己洗脑,妈妈虽然脾气大了些,但生我气总归是有原因的,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她想让我变得更好,她希望帮助我变得完美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,我的原生家庭是有很大问题的呢?大概是大学、研究生受到教育,也看到外面的世界之后,我开始清楚地意识到“父母的爱是无私的”这句话,并不是在每个家庭都100%成立的。

我们的上一代受“养儿防老”这句话的影响也很深。细想我妈在培养我的过程中,当然我相信母爱居多,但同时也是在打造她满意的作品,就像投资般一直灌输我要懂得回报,强调她打给我的钱数额,导致我在她面前从来都是理亏的,工作后的第一时间 就想着赶紧用钱来回馈。

甚至前些年 她旁敲侧击说过希望我出钱补差价给她换套大点的房子(当时我觉得压力很大 她不满意 和我大吵了一架,最后没再提过了)。母亲18年生了一场重病,术后脾气愈加暴躁失控(有一部分是激素药物的原因)。

一方面我确实心疼她,也一再劝慰她心要放宽一点,少操心才能少生病。但另一方面,我深感母亲发起脾气来已经到了失控的地步,因为各种小事,就骂起人来完全没有分寸,发展到后面,开始常常找我外婆,她亲妈发泄(我外婆脾气温和,只是家务活做得不够好令她不满意)。

母亲开始喜欢揣测别人,每日陷在无止境的内耗当中,成日纠结的就是家里的东西摆放不如她意,外婆的卫生习惯不够好,这个亲戚势利眼,那个亲戚哪句话冒犯了她,或是气恼家人彼此之间如何厚此薄彼了,然后一直在我面前阴阳怪气、指责他人。负能量居多。

我能理解母亲确实有委屈。譬如我外公有一些重男轻女,母亲为家里做的贡献比我舅多得多,然而外公内心还是更疼儿子。我母亲几乎尽了绝大部分的赡养责任,但无意中得知外公想给儿子留大部分钱,只给她少部分。

这件事就像一个新的导火索,引得她开始陷入新一轮情绪崩溃,甚至开始连我都不相信(也可能是说气话),说该她得的她都要得到,写我名字都不行,她不信我。我无奈到立即表态,我保证她的钱我一分都不要,我可以立字据。

过年一家人过成这样,真的好心累。不方便和朋友说这些,所以选择在网上找个树洞。只能说母亲的例子让我意识到有自己的事业和生活、管理好自己情绪的重要性。

母亲年轻时有才华有颜值但没有闯劲和毅力,心气儿又一直都高,喜欢和人比,到了中年晚年,无止境地内耗自己,不断出口伤人,伤害身边真正关心她的人(我和外婆),这些年甚至连面相都变凶了,也迅速衰老,每天看上去就不开心。

网友评论

cuckooman:我经常吐槽我的原生家庭,所以我经常会憧憬,并思考,倘使我成为人夫,人父之后,我一定不会像原生家庭一样对待我的妻子我的孩子,我要用一种科学且有爱的方式去陪伴,呵护他们。但看了你的分享以后,我开始思考,如果我的孩子也没有将卫生打扫好,或者逃课,做了一些我无法忍受的事情,并且是在我人生遭遇一些令我足够情绪崩溃的变故下,我还会不会有耐心去跟他有效沟通,会不会无法控制我的情绪,给他造成心理上抹不去的烙印。

蓝皮兔:跟我妈妈一样,极端的控制欲和一点小事就人格辱骂、扇耳光,但是不打我时又很正常,对我很好,像人格分裂一样。我想离开原生家庭,又觉得自己不孝顺。好痛苦,这段时间一直失眠。

momo:三十岁了,我还活在那种痛苦的阴影里,我考试差了她就发疯扇她自己耳光,拿衣架抽她自己,跟我爸吵架就摔东西砸水池,整天说她为了我多么多么苦牺牲了多么多。